真实两性故事:姐,我们做一次好吗?

真实:姐,我们做一次好吗?


我有一个漂亮的姐姐,值得我骄傲的姐姐。

姐姐比我大5岁,小时候我就爱和姐姐闹着玩,有个姐姐就是好,什么事情都让这弟弟我,从来不大骂我,还很多时候我的调皮要遭到老爸的棍棒侍候的时候,都是姐姐帮我挡住了。。。

很感激她,童年我就有个怪怪的想法要娶姐姐做老婆,这个想法一直缠绕着我,姐姐长大了,特别是胸部非常好看,很凸。。。。我特别不喜欢其他男人接近她,怕她被占了便宜。。

当我和姐姐说要娶她做老婆时,她笑了:小傻瓜,我是你亲姐,怎么能结婚呢?

我就耍赖:我不管,我不管 ,我就要姐姐。这时姐姐一定会过来抱住我 不让我耍赖,我就趁机摸她乳房,她也不反抗任由我摸着。。。直到有一天,我说:姐,我们做一次好吗?想不到姐姐答应我了...........



先说说我们家当时的情况吧,我和姐姐的感情好是有原因的:

小时候家里还很穷,一家四口就挤在一间小房子里,勉强的摆了两张床,父母一张,我和姐一张。

在我四五岁时候的一个早上,姐已经上学去了。我突然被一阵很压抑也很低的哼哼叫声吵醒了。我勉强张开了眼睛看了几眼,只看见父母双双的抱在一起坐在一张椅子上,身体上上下下的动着,那响声也是从他们的嘴里发出。我那时由于还小也不知他们在做什么,头一歪的又睡着了。后来长大了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嘿嘿。



  小时候父母都很忙,都是由姐带着我的,听话的时候姐会对我很好,调皮的时候又会很凶,所以我对她总是有点亲近又有点畏惧。

七岁那年,父母都干活去了,只有姐和我在家。
突然,姐很神秘的对我说:“弟,姐陪你做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好不好。”我一听有游戏做就很高兴的答应了。

姐又说:“不过你得听话喔,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就不陪你玩了。”我于是又赶紧答应了。姐带着我来到床上,

叫我脱了裤子,我照办了。那时,她穿着一条花裙子,躺在了床上。姐向我招了招手:“来躺到我身上来,再闭上眼睛,我不叫你不准睁开。”我爬在姐的身上一动也不敢动,

姐褪下了一截裙子,拿起了我的小鸡鸡就往她小穴里塞。这时姐在我耳边说:“弟,我们这是在做爱,大人们都做的。”可是一个才七岁的小男孩又怎能勃起,所以她玩着我的小鸡鸡就是插不进去。

可恨,我那时很怕她,不敢看也不敢摸的,亏大了。后来,我们还玩了几次,但是啥也没搞成,她也死心了,只是我还想着。

几个月之后,快开饭前我偷吃了一块肉,刚好让姐看见了,她过来就打了我一下。我当场就哭了,她看了也心慌了,怕爸妈骂她,

就哄我说:“弟,别哭了,姐等会和你做爱,好不好。”我那时对做爱也很好奇,就答应她不再哭了。可是姐说过之后就好象忘了,再也没提起过,连我偶尔不小心碰到她咪咪的时候都会对我怒目而视,所以那个啥我也就更加不敢问了。随着一天天的长大,姐发育的越好了,

这更沟起了我对那事的回忆,我还一直记着呢。我于是开始偷窥起姐姐洗澡。那时我家的冲凉房还是瓦房,所以有一定机率偷看到,可是我不但没偷看到还给发现了,幸好她也没骂我,也许她也还记得那事吧。可是我对姐的身体越来越好奇,我发誓一定要得到姐姐,谁也抢不走,姐姐她是我的。



姐姐也疯狂

  姐姐二十岁就结婚了,姐夫长得不是很帅也不是很有钱,而且父母也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是姐姐还是嫁了。我一想到从此姐姐美好的肉体永远属于别人的了我就一阵妒忌。后来随着与姐夫交往我才知道,姐夫就凭一张嘴就把我姐姐给骗走了。两年后,姐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姐姐的身材更好了。


娇俏的脸蛋,高耸的双乳,肥美的屁股,无一不散发出少妇的惊人魅力。而我只能看着心痒痒的,晚上拿着姐姐少女时的内衣打炮。就这样过了几年,我也二十岁了。突然有一天,姐姐提着行李拉着女儿哭着回了娘家。家里人赶紧问她怎么了。姐姐哭着说:“我们又吵架了,一次比一次凶,他白天不做生意,晚上又去鬼混,我说了他一下他就打我,我要跟他离婚。”

我一听立马高兴起来,啊,感谢姐夫把姐姐还给了我。
  夜已经很晚了,我从姐姐的房间走过,发现里边灯还亮着,于是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姐姐看见我进来赶紧擦了擦眼泪说:“弟,你来啦,来陪姐坐坐。”“嗯,姐你还在为姐夫的事伤心么。”“不要再跟我提那个混蛋,我恨死他了,呜呜”姐又哭了起来。我一见心慌了连忙抱住姐姐安慰她说:“好了,不提就不提,没了他姐你还有我呢,

我会照顾你的。”“小鬼头,你也会照顾人了?姐才不需要你照顾呢。”我低下头想替姐擦下眼泪,但我的眼睛顿时定住了。只见姐姐睡衣内两只白花花的乳球高耸着,深深的乳沟直可看到姐姐的小肚,阿弥陀佛,姐姐竟然没穿内衣,我的小弟弟这时立刻雄起了。

但我不敢久看吞了吞口水说:“我是男人怎么不能照顾你,以后谁再敢欺负你看我不打扁他。姐,再哭就不漂亮了,你还是早点睡吧。”“再漂亮也没人看”姐叹了口气。“还有我呀,我明天可是要看到我那漂漂亮亮的姐姐喔”


我说。“好了,就你对姐好,总算我小时候没白疼你,睡了。”我回到床上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脑里两个白晃晃的乳房闪个不停,我只好一边意淫着姐姐一边自己打了几次手枪才昏沉沉的睡去。脑里一个念头再也止不住:姐姐的身体我一定要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