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她姐妹玩双飞的性故事

与她姐妹玩双飞的




本文主人公:飞名 

他说想不到这样的好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像得了头等奖 ,中了桃花运似的。。。


飞名的家住在上水古洞,


转几次车才能到达市区,每天上下班好麻烦,




于是就在市区租一间房住。屋主两公婆在乡下买了一间屋,以便有时间可以回乡和老
朋友叙旧。

  前两日,两位老人家又回乡下,对飞名说这次去的时间会长一点,说不定会在乡下住一两个月,叫飞名帮他们看守住屋。

  这天晚上,飞名补习后回家,已经十点多钟。冲凉后就想开听听音乐,忽然听见厨房有声音,以为老鼠作反,就没有理会。飞名听音乐听到入神,闭上双眼
享受。突然间“扑”的一声,飞名睁大眼睛一看,见到有一个女孩子跌倒在地上。

  飞名被她吓了一跳,就喝问她是什么人?那个女孩子好慌张,说自己在楼下一间卡拉OK做,刚才警察来查牌,她爬水渠由厨房窗口进来,要求飞名让她在这
里藏匿一会儿,等警察走后,她就会离开。

  见她的女孩子,飞名就心软了,问她叫什么名?几多岁?女孩子说自己叫做敏霞,今年十八岁。跟朋友到歌厅做伴唱,飞名听了,不禁摇头叹息。

  他见敏霞的手肘正在流血,就进房拿纱布和碘酒出来,帮她处理伤口,搽上碘酒。敏霞告诉他说是刚才爬水渠时,被铁线钩伤。

  飞名叫敏霞在梳化上坐一会儿,忽然见到敏霞全身发震,脸上红得好像关公似的。飞名走过去摸摸她的额头,觉得好似火炭般热。

  飞名都算有多少医学常识,恐怕是破伤风,可能钩到生诱铁线,被细菌进入伤口。找了件飞机恤,披在敏霞身上,扶着她下楼,拦住架的士,车去公立医院
急救室。

  急救室医生一看敏霞的伤口,立即帮她打针。医生说打了破伤风针才没有危险。

  飞名坐在大堂等候,一会儿,看护给张单叫飞名去拿药。飞名拿了药,又坐
着等。他自己想起都好笑,敏霞又不是自己的亲人,忙了整个晚上都不知为了什
么。

  过了大半个钟头,看护扶敏霞出来,说她可以回家了。飞名不知道敏霞住在什么地方,见她仍然脚步不稳,祇好带她回到自己家里。

  飞名让出自己的床给敏霞睡,又喂她吃药。飞名问敏霞的家住在什么地方,需要不需要他送她回家,或者叫家里的人来接她回去。敏霞摇了摇头,两行眼泪
流下来,却不肯开口说话。

  飞名没有办法,唯有扶她睡下。敏霞忽然拉住飞名的手,叫他打电话给她的家姐。讲出电话号码和她姐姐姗姗的名字之后,敏霞又睡下,可能刚才吃的药丸
有安眠作用。

  飞名打了电话,原来是一间夜总会,飞名报自己个名,说刚才送她妹妹敏霞入医院急救室,现在接她来自己的住所。姗姗问清楚地址,说自己马上就来。

  大约过了大半个钟头,有人按门钟。飞名去开门,见到这个姗姗约莫大过敏霞四、五岁,好容易辨认,因为她的样子和敏霞差不多,飞名觉得这对姐妹花都
长得好漂亮。

  姗姗问起敏霞为什么会在飞名的住所,飞名就将歌厅查牌、敏霞爬水渠进入厨房,全部过程讲出来让姗姗知道。姗姗一边听一边咬着嘴唇,好像有许多难言
之隐。

  姗姗听完,进方去看看敏霞。敏霞刚刚醒来,见到姗姗,就扑到她怀里哭成泪人儿一样。飞名走过去掩上房门,方便她们两姐妹说话。

  姗姗出来后,说不愿太打扰了,她想带敏霞走。飞名说时间已经很晚了,这条街又很杂,两个女孩子出去,很不安全。如果不嫌地方窄,就就在这里住一个
晚上,反正再过两、三个钟头就天光。

  姗姗想来也有道理,便出声多谢飞名收留。飞名叫她们两姐妹在房里睡,他自己就做厅长,睡梳化。

  姗姗说要借个浴室冲凉,于是飞名熄了灯,躺到沙发上,飞名不习惯睡沙发,他闭着眼睛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忽然,他觉得有个人坐到他的侧边。飞名一手模过去,刚刚摸正高耸又温软的部位,他知道是姗姗,就赶快放开手,连称不好意思。那知姗姗没有出声,反而俯身下来,两片樱唇印落飞名嘴上。飞名亦不想避
开,拉住娇躯,尽情享受温柔滋味。

  姗姗也躺了下来,梳化太窄,飞名怕她跌落地下,唯有紧紧地抱住她。飞名说话有些话想问姗姗,不知她会不会介意。姗姗反问他是不是想问他两姐妹的事,
飞名点头。

  姗姗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自己两姐妹苦命。爸爸过身之后,妈妈和一个坏人同居。住在一起后,自己就被那衣冠禽兽强奸,祇好离家出走出,做了舞小姐。现在又轮到了敏霞,因为不堪那禽兽糟质,被迫去做伴唱女郎。敏霞怕姗姗伤心,瞒住她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今晚搞出怎么大的事,如果不是遇到飞名这么好人,说不定敏霞会有生命的危险。姗姗一边讲,一边摸飞名,飞名已经一柱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