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初中我和老师与女同学的性故事(3)



  “胡老师,你是不知道,象他这样的小孩,现在不好好教教他,以后到了社 ..会上,他更要吃亏,其实我这也是为了他好。”

  操他妈的,这个王八蛋,先是冤枉我,再是扁老子,让我在女人面前丢脸,现在还得了便宜卖乖,为了老子好,好的,老子这次也为了你好给你一个教训。

  我也豁出去了,抬起头,两眼死死盯着张啸林,大叫道:“我说了没有叫你的名字就是没有叫,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的,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来呀,只要我不死,我就去找校长评评理!”

  “啊,”张啸林一定是被我满脸是血的样子吓到了,说话都有点结巴了,“你,你还这么凶呀,我……还怕你去找校长呀?”

  那边上的胡老师见我们越说越僵,也赶忙要过来劝架,“你这个小鬼怎么回事?属牛的是吧,怎么这么犟?快点和张老师道歉!啊,你的脸怎么流血了?”

  她现在才看到我满脸是血的样子,就见她马上转过身对着张啸林怒斥到: ....“张老师,就算他有什么不对,你也不能这么狠,把他打成这样,他还是个孩子呀。”

  张啸林脸上想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但却是比哭难看,“不是,不是的,我打得不重的,不重的。”可惜在证据面前,他的解释连放屁都不如了。

  “都这样了,还不重?!”胡老师的语音里好象都有点哭腔了,说完,她转过身来,掏出手绢要帮我擦脸。

  我把她的手推开,又叫道:“来呀,张啸林,你再过来打我呀,来打呀,你今天不把我打死,我们的事就算没完。”

  “好了,都这样了还逞什么能?”胡老师不满的责备我,左手紧紧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挣脱,右手继续帮我擦去脸上的血迹。

  张啸林一定是有点害怕又有点着急,“我懒得和你小孩子一般见识,今天的事就算了,胡老师,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在这里看着一下。”胡老师理都没
..

有理他,他觉得无趣也就夹着尾巴溜了,办公室里就剩下了我和胡老师两个人。

  “你也真是的,就不会服一下软呀,搞成这样。”胡老师埋怨的说道。

  “我本来就没有叫嘛。为什么要承认?啊!”她碰到我的痛处了。

  “怎么样?很疼吗?”胡老师着急了,急忙问道,还轻轻的往我的伤口上吹气。

  “不痛,哼,怕死不是共产党员!”我龇牙咧嘴的说道。

  “扑哧,”胡老师一下子被我逗乐了,“小东西,就会胡说。”声音已经不象刚才那么着急了,听起来还有了几分妩媚的感觉。

  我听了,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抬起头来观察胡老师,只见她脸上还有些红晕,眼睛里都是心疼,呼吸还有些急促,我能感觉到不断有气吐在我的脸上,一时间,我看的有些痴了。

  胡老师也发现了,脸上更红了,眼睛瞟了我一眼,天呀,那里面简直都要滴
$$$$$

出水来,低声说道:“小坏蛋,看什么看?”

  我的心里一荡,情不自禁的说道:“胡老师,你真好。”

  “有你同桌好吗?”她很快的接了一句,话一出口,顿时两个人都愣住了。

  我已经经历了一年的色情加言情小说的洗礼,对于这样的一句话自然是很有感觉,真象是一个吃醋的小媳妇。胡老师一下子肯定是也想到了不对劲,脸上更红了,甚至连原本白皙的耳朵上都染上了一层胭脂红,抓着我的那只手上微微加了点劲,撒娇似的推了我一把,嘴里说道:“小坏蛋,就会欺负老师,快起来了啦,我送你去医务室。”

  路上--是胡老师两只手掺扶着我的一只胳膊慢慢走着,但渐渐的变成她的两只手攀着我的胳膊了,还不时的在我的胳膊上不轻不重的拧上一把。我当然感觉到胳膊上分量不对了,但我也不会说破的,心里在盘算应该如何捅破窗户纸,
..

我故意让那只在她怀里的胳膊上下动动,感受与她丰满的胸部摩擦的柔软快感。

  “嗯”,她也发现了我的小动作,两个手用劲把我的胳膊抓住,不让乱动。

  我一下子感觉有点失望,但我也不好有什么行动。

  过了一会儿她又把我的胳膊往她怀里按了按,让我的手臂和她的胸部贴的更紧了。我高兴极了,转过脸去看她,谁知她正好在看我,一接触我的目光,她赶快把头低下去,不过却是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

  这时正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有别的人,校园里就是我们两个人如热恋的情侣一般的漫步。一个校园有多大,医务室离的自然不会是很远的,但是在我们的
默契下,我们竟然花了很久才走到,而我们心里还嫌时间过的太快了,这条路要是永远没有尽头就好了。

  到了医务室,胡老师先扶我在病床上坐好了,就急急忙忙的去找医生,谁知
.....

怎么也找不到人。

  这是很正常的,想我们这样一个初中,平时有点状况不过是什么皮擦破了,脚扭了之类的小伤小痛,到顶就是女学生大姨妈突然来了,要什么屁的医生呀,
这些医生不过是学校的领导借机会安排进来的。他们平时里多半是不会在的,不然他们下班时拎在手里的菜哪有时间去买?他们也就是把大门开着,谁破了点皮就自己进来找点药水创可贴自己处理一下就是。

  见胡老师找不到人,我不但不着急,反而心里还暗暗窃喜,具体原因不说大家也一定知道。

  果然,胡老师找了一大圈,不但没找着人,反倒还把自己累出汗,一屁股坐在我边上,气喘吁吁的说道:“奇怪,怎么没有人呀?”

  “哦,”我心不在焉的应道,眼睛却盯着胡老师因为运动了而显得艳丽的面容,心里暗自盘算应该怎么下手,我胯下的小兄弟也感觉到我的想法,--蠢蠢 ..
运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