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漂亮性感的姐姐和我一次曖昧性故事(2)



  姐看起来很风光,家里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可她婆婆太厉害,姐夫又有点怕他妈,还住在一起,磕磕碰碰的,姐心理并不快乐,每次说起来,都委屈的要
哭。

  哦,看著姐夫对姐不是挺好的吗,只要她俩好,不和她婆婆多交际就行了,况且姐早上一早就去上班,到晚上才回来。

  “姐对姐夫也不满意。”

  “不会吧,难道是姐夫不能满足姐吗,嘻嘻。”我开玩笑应付妻的话。

  “不是主要的,主要是姐夫天天喝酒,而且一喝就醉。”

  不知怎么,听完妻的这句话,我一下就激灵的起来:“喝酒又不是大毛病,是不是主要是姐夫不能满足姐,她给你说过?”

  “你是不是想啥歪点子啦,一听说姐不满足就来劲。”

  “没有啦,你可是冤枉我,不是想了解一下,到底他们问题出在哪儿吗,也好对癥下药,调节一下吗,说说,姐给你咋说的。”

  “也没有啥,就是那次你出差,姐来家住,说著说著就扯到性上啦,姐说,他只会一个姿势,而且进去就出来啦,有时候想要的时候,姐夫也没有反应,一
点情趣也没有。”

  “哦!感觉幸福吧,看看你老公多棒,让你夜夜都高潮呀!嘿嘿!那姐不会是看过黄片吧,怎么知道有很多花样呢,她有过高潮吗?”

  “当然不是,姐可是很纯的,姐夫也不是哪种人,去哪儿看黄片。可不像你,教唆我看黄片,还变著花样折腾我。”

  “那她怎么说出”就会一种“这种话,还有她有过高潮吗,如果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一次高潮,还真是可怜吶!”

  “废话,当然是我说过咱们的事情,她才知道的。”

  “啊!你说咱们,给你姐说咱们的性事!不会吧,你怎么说的!是不是也说我坏话啦。”

  “看你紧张的,我说你可会玩,可强啦!每次弄的我都很舒服。”

  “真的?那姐有过高潮吗?”

  “当然是真的,我说的是实话吗。她好像没有,我问姐,舒服不,她说的情况好象不是高潮。”

  “嘻嘻!她有说过他们是怎么弄的吗?”

  “不说啦,你个坏蛋,你在想啥呢,还顶著我,小心我把他给哢嚓啦。”

  妻感觉到我已经坚硬的下身,立马就变脸不说啦,而且过来就是足足30分鐘的训斥,30条的不準,当然是对她姐姐的不準,最后还来句这叫防患於未然。

  然后就扭头睡著了,不管我的难受,说我是活该。摸著妻隆起的肚子,我也不敢造次,只能在难受中熬过慢慢长夜啦。

  第二天,都很晚起床,我由於是个小老板,根本就不用去公司,妻姐也请假了,所以三个人,都在家。

  “姐,要不我跟姐夫打个电话,让他来接你吧,老这样慪气也不好。”

  “就是。”我附和著妻,心里却有点期待,妻姐躲在家里住两天。

  “不回去,你们不要赶我走,赶我,我也不回去,我要给他离婚。”妻姐看来还在气头上。

  “要不我们出去玩吧,去水库划船,吃烤鱼吧。”

  “好呀。”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