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节目主持人姐姐勾引弟弟进入她身体的性爱故事

漂亮节目主持人姐姐勾引弟弟进入她身体的
激情故事摘记:姐姐菲菲一听我向她示爱,不禁害羞的要低下头,却被我拦阻亲吻,本能的回应要拒绝、挣扎,却感到身体被紧紧的抱著。涛觉得嘴角被紧紧贴著,还有一条湿软的舌头在牙关挑著,一股雄性的体味袭袭而来。菲菲只觉得全身一阵酥软,想要保持一点女性的矜持,作一点应有的抗拒,但却使不上力道,只有扭动著身体。。。。。。。

---------------------------------、


我的姐姐菲菲是著名的节目主持人,她生性活泼,天生丽质,国色天香,丰腴的体态、腻理的肌肤,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有两个好美的酒窝。身材极为性感,面似桃花带露、指若春葱玉笋,高耸的乳峰,圆翘的臀部,平坦的腹部以及极为性感的修长而丰满的玉腿,令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不得不想入非非。

在一个暖意融融、月光明亮的晚上,我和姐姐菲菲漫步于院子中。只见她身著一袭低领的T恤,下体穿著紧身牛仔裤,丰满的乳房高挺著,在薄薄的T恤衫下若隐若现,一条深深的粉红色乳沟清晰可见,衬托出她丰润白嫩的胸脯,

紧身裤子紧紧包裹她圆润修长的大腿和性感丰翘的美臀

,平坦的小腹下部和丰腴大腿内侧间的三角地带明显的隆起著,显示出姐姐菲菲饱满、肥美的阴户已发育成熟;这一切,使菲姐显得极为性感撩人。我顿时对涛的肉体充满了无穷的慾望,肉棒唰的怒挺起来了,我极力掩饰著内心的肉欲和下体的衝动。忽然我们听到有人在呻吟的声音,声音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媚人,嗯嗯哎哎的又很曖昧。

我和菲姐辨著声音的方向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楚,不但有女人的呻吟声,竟然还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声。菲菲越听越是奇怪,渐渐走近声音的来源,才发现声音竟然是从伯母的卧房里发出来。菲姐好奇的走到窗外,用手指戳破窗纸,踮著脚往里瞧。 『

嗄﹗』菲姐一差点就叫出来,赶紧蹲下『唰﹗』一下,脸红如火热,心跳如急鼓。我和菲姐脸红慌乱的对视一眼,然后定睛往里瞧去,只见伯母和她的亲生儿子(也就是我们的堂哥)两人都是赤身露体、身无寸缕;堂哥将伯母赤裸的成熟胴体搂在
怀里,抚摸她那嫩白柔软的乳房,一只手在伯母突起的诱人阴部摩擦著,伯母不停地颤抖著,呻吟著;然后,堂哥将伯母仰放在床上,分开她性感修长的大腿,整个嘴凑上伯母的阴户,来回的舔动。

伯母膨胀的肉芽被堂哥的舌头拨弄时,那种快感使伯母感到更加兴奋。渐渐的在伯母的肉缝里流出粘粘的蜜汁,堂兄的手指在抚摸泉源的洞口,伯母的淫肉穴很轻易的吞入儿子的手指,里面的肉壁开始蠕动,受到儿子手指的玩弄,伯母的丰满屁股忍不住跳动著。

伯母显得意乱情迷,低声呻吟了起来;她用力抓著堂哥的肩膀,双腿也紧紧夹住堂哥的头部。堂哥抬起伯母的大腿,将粗大的龟头,对正伯母湿漉漉的阴户,他向前一挺,但却没戳进去。伯母唉哟一声,呻吟的叫道︰「啊啊,你的太大了﹗好儿子,轻一点啦

﹗都快把妈妈的小穴撑破了…啊啊…」。
堂哥温柔的安慰伯母,粗大的龟头,也缓缓磨擦著伯母湿漉漉的阴户。一会,伯母似乎心痒难耐,伸手抓住了堂哥的肉棒,往自己淫液直流的下体塞去。肉棒一进入伯母的体内,伯母便狂乱地扭动屁股,上下挺动,接著就浪声的淫叫起来︰ 「嗯~~好~~再用力点~~好儿子…啊啊…再深一点~~~好棒~~啊啊~~妈妈不行了~~」

堂哥的动作越来越狂暴,用他的大肉棒猛烈的抽插著伯母淫浪的阴户,伯母的身体痉挛著,性感的丰臀不住地向上挺动,两人的下体互撞著,迎合著她儿子强力的衝击。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只是两人的下体看不大清楚,不过上身却瞧得一清二楚。堂

哥裸露著结实的胸膛,古铜的肤色因汗水而亮晶晶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手却按在他妈的胸博。伯母肌肤如玉,乳峰高耸,头髮蓬鬆,俏脸上满是淫媚的表情,丰腴的胴体随著她儿子的抽送而起伏著,扭动著。

看著屋内伯母和她儿子两人无比淫浪的作秀,菲姐满脸红晕,不知不觉的也伸手揉著自己的丰乳,觉得这样搓揉还蛮舒服的。我偷偷瞧见菲姐的双乳比伯母的丰满、滑嫩、坚挺,乳头、乳晕也都比伯母的大,此时,我更是欲火中烧,差点射了出来。
姐姐菲菲刚刚要进入陶醉状态时,突然听见她母子二人,同时发出急促的『啊﹗啊﹗』声,菲菲赶紧再瞧瞧发生甚么事。只见堂哥软趴在伯母身上,两人都呼吸急遽,而且还不停轻微的颤抖。

菲姐以为她俩发生甚么意外,正想叫我进去救人,才又看到堂兄『呼﹗』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起身、下床,拿起床边的布巾擦拭下体。菲菲才看到堂哥胯下垂软的一条,好像是“鸡鸡”;可是又不太像。她回忆著曾经看过小男生在小便,好像没那么大、也没那么黑,而且形状也有一点点差异,所以不敢确定那是不是。

我们看到堂哥又拿著布巾,回到床上帮伯母擦拭下体,然后才吹灯睡觉。我和菲姐觉得甚么也看不到了,才怀著异样的心情的回房睡觉。姐姐菲菲上床后发觉下体竟然湿淋淋的,滑腻腻的分泌液把自己的蕾丝小褻裤都给湿透了,紧紧的贴在自己饱满的阴户上

,只觉得肥美的阴户内痒痒的,遂把手伸到里那搔著。菲菲只觉得这样搔揉阴部很舒服,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甚么感觉,只是继续搔著、揉著,黏稠的蜜汁从她殷红的小洞口往外流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菲姐这些偷窥动情的动作,被我一一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