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纯很暧昧

第八百八十六章 交通事故

    

    第八百八十六章 交通事故

    城市里总有一些十分不自觉喜欢违反交通规则的人,他们时常会为闯了一个红灯没有被摄像头拍下而暗自庆幸,也经常为违章下道、逆行等等没有被交警抓到而洋洋自得。

    这个路段不是什么主干道,所以并没有交警执勤。但是这段路口的交通又比较拥挤,那辆帕萨的司机为了能在信号灯变成绿灯之后第一个通行所以就占在了右转车道上。

    “滴滴――”暴三立按了几下喇叭,不过帕萨特却是充耳不闻,甚至连动一下的意思也没有。也难怪,现在这个路段没有交警,他在这里停着,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他要是向前开出把路口让出来,那就等于闯红灯了,所以帕萨特上的司机才不会干这种傻事儿。

    暴三立看了看信号灯上的计时器,还有三百多秒,这个路段没有立交桥,所以车流量十分缓慢,信号灯也长。

    没办法,暴三立只得将车子尽量的贴着路边,向前开去,打算从帕萨特和路边的缝隙中过去。

    虽然行驶的极其缓慢,不过暴三立还是将车慢慢的开了过去,正松了一口去,却听见“刺啦”一声,暴三立忙回头看去,原来车尾部还是和帕萨特的头部刮在了一起。

    本来,如果一直直行的话,两辆车是不会刮上的,但是关键问题是,暴三立要右转,在右面的直行道上还有车在行驶,暴三立不可能把弯拐的太大,本来金杯面包就长,那样的话就横在路中央了!

    所以,不可避免的,在转弯的时候,金杯车的尾部刮在了帕萨特的车头上。

    出了事故,暴三立不得不把车子停了下来,十分歉意的对杨明说道:“杨哥,对不起啊,我寻思赶一赶时间的,没想到越着急越出问题。”

    “无妨。”杨明现在还能怎么说呢?毕竟暴三立也是出于好心的,于是微微笑道:“还是先处理好事故再说吧。”

    这时候,帕萨特上的司机已经下来了,正蹲在两车的交火处,查看问题。

    “那我下去看看。”暴三立有些不好意的点了点头。

    “哎?等等,那个帕萨特的司机好像是我初中同学!”张滨看着帕萨特的司机有些眼熟的说道:“等我也下去,如果真是的话就好说了。”

    说着,张滨就和暴三立一起下了车去。

    “你会不会开车啊?这他妈能过去么?你就过?”见金杯车上下来人了,帕萨特的司机上去就气急败坏的指责道。因为他见对方开的车不怎么样,所以气焰一下子就上来了,要是对方开的是奔驰估计他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袁刚毅?是你么?”张滨走过去,对帕萨特的司机喊道。

    帕萨特的司机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于是抬起头来,起初有些疑惑,随即说道:“哦,你是张滨!”

    “哈,真的是你!”张滨有些高兴的寒暄道:“上次同学聚会,你没有去,我还以为你不在松江了呢!”

    “哎,太忙啊!”袁刚毅一甩头发,一副大忙人的样子。

    “呵呵,这下好了,没想到遇到熟人了,既然大家都认识,我看就这么算了吧?”张滨本身也会开车,所以自然懂得交通规则:“而且,你怎么也算是违章,要是真等交警来处理,你也得被罚款。”

    “张滨,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朋友归朋友,但是事儿归事儿,这车不是你开的吧?要是你开的,那就算了,但是现在司机不是你,所以这事儿你还是别管了!”袁刚毅却是脸色突然一沉,然后对张滨摆了摆手说道。

    张滨顿时被挂在了那里,进退两难,很是难堪。本以为大家都是初中同学,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但是没想到袁刚毅却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自己。

    “袁刚毅,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觉得你把车子停在这里,你没有一点儿责任?”张滨也有些恼怒了起来。

    “我这车当然可以停在这里了!”袁刚毅却是不以为然的指了指自己车窗左下角的一张通行证说道:“自己看,我这是特权车!”

    张滨看了一眼袁刚毅车窗里面摆的那张通行证,只见上面写着:“新闻采访,随时停车。”

    张滨皱了皱眉,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机构发出来的特权证,现在这一类的证件太多了,很多非特种车辆的车子,在车窗下摆上一块这样的通行证,摇身一变,就成了特权车,可以享受一些交通上的特权。

    先姑且不论他这张证件的真伪,就算是真的,也未必就是给他在这时候违章用的。估计这是一张媒体采访的车证,是用来方便记者出现场停车用的,但是却被袁刚毅给无限的将特权扩大化了。

    要不是杨明在车上看着,暴三立真想一脚将这个傻逼给踹到车轱辘底下去。这种车证他要是想办的话,估计可以办一排。

    “说吧,赔多少钱?”暴三立不愿意和这样的人墨迹,想尽快解决了这件事儿。

    “嘿,还是这位爽快,不过既然是张滨的朋友,我也不黑你,三千块,意思一下就行了。”袁刚毅说道。

    三千块?暴三立都差点儿气乐了,你这车就是奔驰刮掉点儿漆也不值这个数啊。在修配厂补个漆也就几百块钱搞定了,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张滨的脸色也是一变:“袁刚毅,差不多就行了,别开玩笑了。”

    “给你五百吧。”暴三立看了看划痕的大小,在心里估摸了一下,五百元是只多不少。

    “你打发乞丐呢?”袁刚毅却是眼镜一翻,对暴三立呲牙道:“我告诉你,管你要三千已经是看在张滨的面子上了,不然的话,你今天的人都走不了,你信不信?”

    暴三立再好的脾气,此刻也受不了了,何况他本来就是暴脾气,此刻能忍着和这家伙好说好商量的,一个是因为这家伙是张滨的初中同学,另一个是因为杨明有急事儿,他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

    但是有些事情,你不能太过分吧?给你五百块,已经是给你台阶下了。

    “我不信呢?”暴三立冷笑着反问道:“给你五百你不要,行,那今天我还一分钱不给你了,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是你说的!你给我等着!”袁刚毅说着就拿出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对那边说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有能耐就等十分钟!”

    说完,袁刚毅就跳上了车去,为了怕金杯面包逃走,直接将车子横在了金杯面包的前面,将金杯车的驾驶舱门给彻底的堵死了,这样一来,暴三立想要开车的话就要费很大力气了。做完这一切,袁刚毅悠闲自得的坐在车里面,打开了收音机,听起了音乐。

    “张哥,咱们上车。”暴三立冷冷的看了袁刚毅一眼,然后对张滨说道。

    “杨哥……刚才……”上了车,暴三立就开口向杨明解释原因。

    杨明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道:“不必说了,我在车上都看清楚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有时候这种人不敲打一下,他就不知道收敛。”

    杨明其实也是想借此机会,在张滨面前展示一下他在松江的实力,这些事情也不能总瞒着张滨,既然决定告诉了他,总要提前给他打打预防针。

    暴三立立刻明白了杨明的意思,那就是杨明对那个袁刚毅也很不爽了,想要教训他一下。暴三立点了点头,就拿出了电话,打了一个电话。

    “老大,袁刚毅好像叫人了,咱们……”张滨不知道暴三立的身份,所以有些担心。

    “没事儿,他叫人,咱们不会叫人?”杨明笑道:“等会儿看好戏就是了,不过别说我不给你那个初中同学面子。”

    不说这事儿还好,一提起来张滨就怒气冲天:“给他面子?靠,什么玩意呢,和老同学还这样,真是气死我了!”

    大概是因为袁刚毅先打的电话,没过多久,就来了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小流氓,袁刚毅看到他们来了,连忙下了车来,和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家伙打了个招呼:“蛤蟆哥,这不,我的车在这儿让人刮了,那人跟我耍横,你看看?”

    “哦?哪辆车啊?”被称作蛤蟆哥的人抬头看去,一指旁边的金杯面包道:“就是这辆金杯面包么?”

    “是的,就是这辆车!”袁刚毅点了点头。

    蛤蟆哥一挥手,和另外几个小流氓走向了金杯面包车,然后伸出手去,大力的敲打起了车窗户:“里面的人,赶紧下来,快点儿的!”

    暴三立看向了杨明,见杨明对自己点了点头,暴三立才皱着眉头拉开车门:“你们几个,是混哪里的?”

    暴三立也不确定这些小混混认不认识自己,不过松江的混混大多都是归自己的手下管理,所以暴三立直接问他们是混哪里的。

    暴三立不认识他们,但是他们不可能不认识暴三立!蛤蟆哥见车门一开,正想上去抓人呢,但是却见到自己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从里面探出头来,顿时吓得不轻,呆呆的站在车下面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很纯很暧昧 小说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